微软直营店彻底关门十年苹果模仿秀落幕

微软不是苹果,有自己的方向,没必要跟着苹果走。

昨天看到微软关闭实体店的新闻。第一反应是有点意外,但再想是情理之中。随着美国经济逐渐重开,微软直营店到现在都没有一家开张,看来也是心意已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月底疫情刚刚好转,实体店准备开门营业,又迎来了全美抗议大潮。等抗议大潮过去,疫情又再次飙升,新增病例甚至比3月份还要惊人。在严峻的疫情压力下,苹果不得不再次关闭部分地区门店。即便是商店再度开门,客流量也不可能再回到3月份居家之前的水平了。

农民工之所以回不去、上不了岗,除了一些企业因疫情影响用工需求减少等客观原因,也与一些流出地与迁入地有关部门积极作为不够大有关系。中央要求抗疫与复工复产两手都要抓,要求分区分级,但一些地方在“两手抓”的问题上还没有做到两手都硬,分区分级好政策也遭遇落地难。这就导致农民工即使办有“健康证明”、无感染人员密切接触史,要想顺利返岗,至少要过三道关。

第二道关是“上路关”。由于正常交通秩序尚未完全恢复,很多人要出门只能自驾或包车,但大多数农民工没有汽车,进一步增加了农民工的返岗难度。流出地与流入地协商安排“点对点”返岗,办法虽好也受欢迎,但还没有普遍推开。

党中央国务院对农民工返岗复工工作非常重视,推出了相关政策,做出了系列部署。像“点对点”一站直达包车业务,全国已有许多省份推行。但面对还有约一半的返乡农民工仍猫在家里,类似“点对点”包车直达的“硬核”措施还应该再多一些,这就有赖于劳务输出地和用工方更紧密细致的组织协调,有赖于公路、铁路、人力资源等有关部门的更强有力沟通合作,全链条无缝隙为农民工返城返岗提供精细服务。

首局凯伦-威尔逊很快打开局面,积极上手轰出一杆75分,以122:4先声夺人。第二局丁俊晖稳住局面,抓住对手失误的机会,打出一杆86分,以104:36获胜追平。第三局凯伦-威尔逊犯规被罚4分,丁俊晖充分上手,单杆得到66分以70:0零封,完成2:1的反超。

微软从未公布过自己实体店的营收和运营情况。按照可怜的客流量来推算,这些实体店必然是亏损的,更别提在纽约第五大道租下整个楼的旗舰店了。不过此前微软还是坚持开下去,无非是想让实体店成为用户了解自己产品的体验窗口。

对微软CEO纳德拉来说,发展实体店模式本来就是前任鲍尔默的决定,这次彻底关店也不需要尴尬。当初鲍尔默坚持斥资70亿美元收购的诺基亚硬件业务,纳德拉上任第二年就放弃了这项业务,直接冲销了高达75亿美元资产。

农民工滞留家乡不能返岗,时间越长就越是焦虑不安。前两天,网络上一位贫困地区农民工给当地政府部门打电话诉不能外出返岗之苦,让人动容。这位农民工兄弟非常通情达理,他理解防控疫情的必要,理解封闭社区的必要,但是,快两个月了,健康的人还是不能返岗,没有收入,坐吃山空怎能不慌?

有些地方更加暖心,比如此次潜江务工人员“点对点”返回绍兴,所有务工人员的交通和食宿费用全部由潜江市政府负责,抵达绍兴后14天隔离期的费用和生活物资,将全部由绍兴市政府承担。这充分证明,潜江与绍兴,以及其他类似“暖心”安排的流出流入地,是真的在为农民工返岗办实事。

微软昨天突然宣布关闭所有实体直营店,包括美国市场,也包括海外市场。未来只留下纽约、伦敦、悉尼以及总部雷蒙德(Redmond)的四家店作为体验中心,但不再对外出售产品。微软将因此计入4.5亿美元和关店相关的资产冲销费用。目前微软在全球拥有116家直营店,其中美国107家。此外,微软还有“店中店”。

虽然Windows PC整体销量远超过Mac电脑,但是微软店出售的Windows PC在其他渠道有着诸多折扣,普通消费者没有太大动力在微软店购买。相对而言,苹果产品在其他渠道打折并不多(运营商提供补贴的合约手机除外),苹果粉丝也愿意支付小部分溢价,直接在苹果店下单享受更好的售前咨询和售后服务。

那么微软店人气怎么就远远不如苹果呢?因为客流量少,微软店比苹果店甚至更加明亮宽敞,微软店员工也很热情又保持距离。这其中有很多原因,微软在消费电子硬件领域的品牌吸引力远不如苹果,这点是不争的事实。微软Surface系列本身销量也不高,更没有iPhone这样的爆款产品。微软的Windows Phone,算了,不提了。

本来现在美国关店也不是新闻。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实体零售显然是损失最惨重的行业。大量实体店关门数月,营收流水无收,高昂租金照付,库存压力巨大。为了节省人员工资,大部分实体店都让员工停薪待岗,或者干脆解雇回家,只留下电商部门。一些此前背负高额债务的实体店在现金流断裂之后,只能申请破产保护,以期债务重组。Neiman Marcus、GNC、Barneys、J Crew,一家又一家老牌零售在这个寒冷的夏天倒下。

对微软来说,叫停过去十年第二次涉水实体店的尝试,其实也不是坏事。微软不是苹果,有自己的优势业务,盲目效仿苹果零售店的模式并不能复制成功。在转型云端市场和企业市场之后,微软的市值也在稳健增长,目前接近1.5万亿美元,和苹果的差距也不大。而且苹果业务始终处于激烈竞争环境而言,主打企业市场的微软业务的抗冲击能力更强。

在疫苗和特效药出现之前,美国零售店的低迷状况都不会有明显好转,还会有更多零售商成为新冠疫情牺牲品。这场疫情将不可避免地促使美国民众消费习惯从线下逐渐转为线上,电商无疑会成为消费电子品的主流渠道。即便是销售最火的苹果店,可预见的未来也会遭受销售额明显下滑的打击。

让农民工顺利返城复工,还要下“绣花功夫”。

第一道关是“出村关”。当前,尽管多数地区已经是中低风险,但不少村组道路仍在实行管制,禁止人员流动,与中央关于分区分级防控的要求相背离。

但结果却令人大感意外,不得不令人佩服乔布斯的眼光。苹果店宽敞明亮,给用户创造了舒适轻松的购物环境,诸多苹果产品可以亲手感受产品体验,苹果店员也不会像大卖场导购员那么心急火燎的推销产品,因为他们的收入和佣金无关。用户有疑问倒是立刻可以得到苹果店员的专业解答,有产品问题也可以直接送修。

第四局凯伦-威尔逊强势反击,上手后就打出一杆100分,零封追至2平。关键的第五局,丁俊本有机会拿下,但失误后被凯伦-威尔逊单杆57分以78:35胜出,2:3交出赛点。第六局两人几经波折,丁俊晖错失机会,凯伦-威尔逊几次上手,以68:19拿下连扳三局,丁俊晖总比分2:4被淘汰。

苹果从2015年开始不再公布零售店业绩,但多年以来,苹果店的每平方英尺销售额都冠绝全美。2017年苹果店每平方英尺销售额高达5546美元,而珠宝店蒂芙尼只有2951美元,服装店里排名最高的则是瑜伽服Lululemon(1560美元)。直到2018年,苹果店保持多年的销售额冠军头衔才被超过,新的王者是加州大麻连锁店MedMen(6541美元)。看来比苹果更挣钱的只有毒品了。

早在疫情之前,索尼、三星、Bose也在不断收缩关闭自己的实体店业务。他们的情况和微软有些类似,产品本身就在诸多电子卖场出售。直营店并不是主要销售渠道,营收无法实现盈亏相抵,仅仅作为体验窗口。

何况微软的战略重心已经转向云服务和企业市场,产品也以云端软件为主,消费硬件(Surface和Xbox业务)本身在微软营收所占的比重就极小。微软很少公布Surface和Xbox具体的销售数据,这两项业务属于微软的个性化计算业务部门,而Windows OEM是这个部门的主要收入来源。

现在为什么失去了耐心呢?疫情还是起到了推动作用。原本来微软店的消费者就不多,零售商场在可预见未来的客流量只会大幅下滑。正如微软自己所说,“随着微软产品组合演变为以数字产品为主的产品,我们的在线销售额正在增长。”

让农民工顺利返岗复工,要善用“健康码”。用好“健康码”,就是为了在确保疫情防控的前提下,为人员正常流动提供便利。其实,许多农民工已在村、在家“隔离”近2个月,而且关于他们有没有感染患者接触史、有没有疫区出行史等信息,通过大数据等手段均可获知。只要路上“点对点”,是否还要隔离14天?即便为万无一失仍要隔离,流入地政府能否都像绍兴等地一样,为收入本就低微的农民工买单?

但微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根本不存在现金流断裂的问题。关了几个月,问题也不大,原本微软也不靠直营店挣钱,一直在亏损烧钱撑个门面。现在他们就是不想玩了,放弃了。

要想拆除阻碍农民工返城返岗的关卡,首先得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风。各地各部门各单位不能僵化理解疫情防控,不能为了怕担责、图省事而“一刀切”、不作为,让办理返程手续的农民工四处碰壁,陷入“‘证明我妈是我妈式’的死循环”。

这些因素综合起来,不仅牢牢吸引着苹果现有用户,更带来了大量潜在的苹果用户。等到苹果产品线丰富了之后,后续加上了手机、平板、手表、耳机、音箱等诸多产品线,苹果店更是成为了用户体验和购买苹果产品的最佳线下店。

让农民工顺利返城复工,要多提供暖心服务。目前,农民工返岗包车已纳入“绿色通道”,免收高速公路通行费。有部分用工单位直接承担包车费用,也有部分用工地政府以财政购买服务的方式承担全部或者部分包车费用。

不过,设想场景相当美好,现实情况却很尴尬。逛过那么多次苹果店,也会顺便看一下微软店,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冰火两重天的窘况。那边门庭若市,这边门可罗雀,甚至顾客比店员数量都少。微软店有一个角落倒是一直很热闹,孩子们都爱在Xbox游戏机的展示角落玩游戏。

这些农民工是幸运的,因为目前还有很多农民工仍被困在家里,焦灼地等待返岗复工。在日前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透露,现在还有近半数返乡农民工没能及时返岗复工。

农民工返岗难,湖北籍农民工返岗更难。如今,这个难题正在破解,对急切返工挣钱的湖北籍农民工,无异于雪中送炭。潜江—绍兴之后,3月15日,又有16辆大巴从湖北蕲春县城出发,通过“点对点、一站式”的方式,将428名返岗农民工送往浙江玉环、广东东莞、深圳、江门等地企业务工。

丁俊晖首轮4:2淘汰中国香港名将傅家俊,第二轮和第三轮先后4:1淘汰沃顿和吉米-罗伯逊,与吉米-罗伯逊的比赛打出两杆破百,进入16强后对阵凯伦-威尔逊。双方此前交手九次,丁俊晖五胜四负稍占上风。

颜丙涛第三轮面对宾汉姆,开局就连下两城,第二局轰出一杆61分。此后宾汉姆连追两局,第四局单杆拿下57分。第五局,颜丙涛打出一杆69分,以76:29取胜3:2拿到赛点。第六局宾汉姆轰出一杆100分追至3平,决胜局双方长时间鏖战,颜丙涛在被超分的情况下两次迫使宾汉姆交出罚分,单杆27分清掉彩球后以62:61艰难胜出总比分4:3晋级。

其实微软比苹果更早开线下直营店。微软首次开店是在1999年在了旧金山,但2001年Xbox发布之前关闭了。就在同一年,苹果开始设立直营店。在苹果直营店做的红红火火之后,2009年10月微软再次设立了自己的直营店。2009年那会儿微软还没有Surface系列,里面摆设的硬件产品除了Xbox游戏产品,就是来自诸多OEM厂商的Windows硬件。哦,那会儿好像还有Zune。

贫困地区农民工家底可想而知,长时间“只出不进”,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据统计,2019年全国有2729万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在外务工。在疫情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早一点让农民工返岗复工,不仅关系到他们的生计问题,也关系到能否如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经济社会发展能否尽快步入正轨。

这么开店的意图也很明显,苹果店通常都是客流量最大的地方。开在苹果店附近,可以获得大量对消费电子感兴趣的人群,微软希望他们来自己的店里看看逛逛。苹果店有天才吧Genius Bar,微软店就有解惑台Answer Desk。微软店也优先招聘苹果店的工作人员。

另外几位中国选手中,赵心童1/8决赛3:4不敌塞尔比,田鹏飞与肖国栋分别在第三轮输掉比赛。

这场为期十年的苹果店模仿秀终于到了落幕的时刻。对微软来说,就当是一次失败的业务模式尝试。微软上个季度营收高达369亿美元,净利润116亿美元,4.5亿美元的关店损失算什么。

毫无疑问,从地点到店面,微软店模仿的就是苹果店。市场分析机构Thinknum的统计微软在美国的85家零售店(这是前年的统计数据,所以看看情况就行),其中82家距离苹果店不到1英里(粗算1.6公里),75家距离不到800米,甚至62家还不到400米。绝大部分微软店开在苹果店所在的大商场;硅谷的ValleyFair商场,微软店就开在苹果店的斜对面。

在这样的情况下,微软继续保留无法带来多少营收、又没有消费者来体验的实体店,已经失去了原先的初衷和意义。在纽约、伦敦、悉尼和总部保留几个象征意义的体验窗口已经足够了。

总之,落实防疫和复工“两手抓”,要多下“绣花功夫”,切实消除农民工返岗复工的“梗阻”,保障他们从家门到车门,从车门到厂门,一路顺畅,尽快让工厂转起来,让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入的农民工瘪了的钱包鼓起来。

1/8决赛,颜丙涛对阵麦克吉尔。前四局麦克吉尔两度领先,第三局打出一杆72分,不过颜丙涛第二局和第四局先后打出单杆85分和125分追平,并在第五局一杆57分以3:2反超。第六局麦克吉尔一杆91分零封,决胜局颜丙涛通过斯诺克上手,经过艰苦的防守大战,最终以54:16获胜,总比分4:3过关,成为中国军团留在本届威尔士赛的唯一一人。1/4决赛,颜丙涛的对手将是希金斯。(完)

为什么同样的模式,苹果开的起来,微软却开不起来?苹果从2001年开始设立零售店,当时只有Mac电脑和iPod产品等极少产品。很多人也有疑问:那么多商场都卖苹果电脑,苹果干嘛还要设自己的店,而且又没有折扣,真的站得住脚吗?

第三道关是“隔离关”。来自湖北等疫情较重地区的农民工,在家乡已实际上被隔离了快两个月,返城后仍然要到指定地点隔离14天,有不少需要他们自己掏钱。农民工担心,“辛辛苦苦干半年,才能挣回隔离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