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降薪”事件背后践踏劳动者尊严理应被法律“打脸”

践踏劳动者尊严理应被法律“打脸”

在“自愿降薪”事件中,既看不到对法定程序的遵守,也看不到对法定权利的尊重,唯一能看到的只有对劳动者权益的粗暴践踏

在疫情最严中的今年前两月,理想ONE的交付数仅次于特斯拉Model 3和蔚来ES6。似乎证明了自己有能力走出国内造车新势力的死亡红海。但新冠疫情导致理想汽车遭遇供应链断裂,为此,有部分车主放弃了延迟交付的订单。

从最新一轮融资看,时间上发生于6月24日。在拿到中金资本以及美团的D轮5.5亿美元融资后,理想汽车的估值达到40.5亿美元。

当然,这只是疫情爆发期间,美股市场情绪低迷的背景下给出的估值。如果按照截至7月9日的当前市值看,蔚来市值高达151亿,季度市销率达到77.04倍,按此标准计算,理想汽车的估值应当为104亿美元左右。

本菲卡主帅乔治-热苏斯确认,鲁本-迪亚斯将要离开:“我很确定今天是他在这的最后一场比赛,很遗憾他不能继续一起合作。如果我有的选,我肯定还是想要鲁本,但如果我手下有奥塔门迪的话,我会哦感到满意,在葡萄牙,他证明过自己的价值。”

新能源车热销的背后,有产业政策的持续发力,其中的新能源税收补贴尤其关键。在3月31日,我国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和免征购置税政策确定延长2年。

另外鲁本-迪亚斯的女友发了一张两人牵手的照片,并配文:“here we go!”同时还发了一张迪亚斯穿本菲卡球衣的照片,配了一张哭脸的照片。不少外媒解读,这表明迪亚斯即将离开本菲卡,前往曼城体检。

理想汽车有意沿着汽车之家和蔚来的成功道路走下去,已经不是新闻。早在今年1月初,路透社便报道理想已申请在美国首次公开募股。而新冠疫情的爆发,无疑使理想的融资格外艰难,同时,瑞幸引发的中概股信任危机,同样对理想的上市前景形成利空。

“服从性”“忠诚度”这样的词语,出现在一家市场化运作的公司内,不由得令人倒吸一口凉气。劳资平等是劳资关系中的基本准则,但从这种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的话语和做法中,不仅看不到任何实质平等,连最起码的形式平等也荡然无存。按照劳动法及劳动合同法的规定,企业可以根据经营效益设定相应的工资绩效考核制度及薪酬。按照常理,这种关联应该是正向的,企业效益好理应成为涨薪的依据,而不是相反。退一步说,即使企业因效益不好提出降薪请求,劳动者也完全可以拒绝,因为薪资调整涉及劳动合同变更,需要劳资双方协商达成一致。

理想汽车在调查报告中,将自燃原因归结为理想工作人员在交付前的整备工程中,不慎将车漆防护垫遗落在前机舱内,随后前机舱右下部排气管前端的高温引燃了防护垫,导致整车起火自燃。这被用户吐槽为“将手术刀遗落在患者的肚子里”。

这引发了用户对理想ONE安全性能的担忧,既然塑料制成的车漆保护垫能够在理想ONE引擎舱内被引燃,是否说明理想ONE的引擎舱散热能力存在缺陷,车内还有没有其它塑料材质的可燃物?

政策同时规定,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含30万元),而理想ONE的售价是32.8万元,擦边出局。李想对此慨叹:

今天凌晨迪亚斯在为本菲卡打进1球,帮助球队2-0战胜莫雷伦斯。赛后迪亚斯的话也明确透露了这将会是自己的本菲卡的最后一战:

眼下,特斯拉主动下调主要车型Model 3的价格至30万元补贴线以内。而理想ONE上市时间不长,为保障首批核心支持用户的利益,则很难下调价格。理想的对策是,将补贴费用由企业直接向消费者支付。

“设计30万元的补贴门槛,基本上是精准地助攻特斯拉来打残国内的纯电动品牌。你只需要换位想一下,如果你是特斯拉,你接下来会如何制定对策和定价,就知道什么叫灭顶之灾了。”

李想说,以此为参照,理想正在研发第二代产品的路线上。

背后是我国新能源汽车随补贴力度变化从狂热到理性的过程。

按照理想汽车的统计数据,特斯拉的税前净利率是主流汽车厂商利润的三倍。如果没有疫情影响,特斯拉的净利率很快就能接近保时捷。

鉴于新能源汽车玩家普遍处于亏损阶段的现状,市销率(PS)比市盈率(PE)更能准确反映各玩家的经营状况。鉴于理想汽车尚未披露营收状况,以理想ONE交付数与市场价的乘积估算营收值,约为1.35亿美元。

“我当然非常高兴,因为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场比赛,所以能够进球真的非常特别,至于我赛后为什么要去拥抱鲁伊-科斯塔。我相信每个人都已经知道理由了。”

曼城将采用球员+现金的方式签下迪亚斯,此外奥塔门迪还和本菲卡达成了个人协议,他将会成为这笔交易的一部分,同本菲卡签约至2023年。迪亚斯将在未来几个小时内在曼彻斯特进行体检。

特斯拉的交付量更为惊人,二季度业绩显示,特斯拉二季度共交付汽车90650辆,远远高于华尔街7.2万次交付的预期,同比下降仅5%。其中,中国市场的交付量占全球总量的五分之一左右。马斯克为此在推特发文:“特斯拉中国团队太棒了!”

蔚来汽车李斌和小鹏汽车何小鹏曾先后为造车新势力的生死设立“红线”。李斌说,没有200亿别想造车。何小鹏说,月交付达到一万辆,才能维持盈利。从2014年以来,上百家造车新势力因国内的大力补贴政策而崛起,又在连续的汽车行业寒潮以及新冠疫情冲击下接连出局。即便留下了被市场认可的玩家,也在特斯拉的重压之下,全力向造车红线挺进。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首个登录纳斯达克交易所的国内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是造车新势力中的第一个吃螃蟹者,在上市初期收获市场热捧,按招股书披露,蔚来汽车彼时的季度营收额在350万美元左右,按发行价统计的市值为64亿美元,其市销率在1800倍以上。但蔚来也一度进入低迷期。理想汽车在一级市场的估值,曾一度超越蔚来汽车在二级市场的估值。

如今疫情在国内得到稳步控制,新能源汽车迎来交付量爆发潮,造车新势力亦进入加速洗牌阶段。如号称要生产中国的超级跑车的赛麟汽车,因烧光了59亿融资而遭大股东起诉讨债,资产被查封。

对于自2019年以来便陷入销量负增长的新能源汽车产业来说,这无疑是重大利好。尽管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力度已经大不如前,但补贴时间延续,有助于新能源车维系对燃油车的竞争优势。甚至有分析认为,这是为期数年新能源汽车上升周期的开始。

打落牙朝肚里吞,理想保住了用户体验。而能否翻过IPO和特斯拉这两座大山,将是决定理想汽车能否突围造车红海的关键。

对于理想汽车来说,这是寒冬后的又一重打击。理想汽车的上市筹备从去年的公司架构调整开始,在今年年初一度传出IPO消息。媒体分析普遍认为,新冠疫情的冲击耽搁了理想的上市进程,而瑞幸事件对中概股整体信誉的打击,再一次重创了理想的IPO愿望。如今疫情冲击正在退却,美股市场也呈现回暖,纳指的反弹幅度已经收复疫情失地,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乐观情绪普遍回归。

理想汽车也在复苏当中。跟据理想汽车公布的数据显示,理想ONE4月销量为2622辆,5月为2148辆,今年以来总交付数于6月超过10000辆。这比李想的预期要慢上不少。李想曾通过微博表示,如果不是受到疫情影响,理想ONE的交付量在4月就应该超过10000辆。

面对坊间质疑,11月8日上午,该公司在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宣布“申请过自愿降薪的人,只要3天内有任何人站出来声明他是非自愿的,是被迫的,不论他描述非自愿是真是假,公司都奖励给他3万元人民币”。徐某则信心满满地表示,“我知道这个赌注很玄乎,这么多人,有任何一个人出来,我就被打脸,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他们,我愿意冒这个危险。”实际上,徐某根本无需承担任何风险。那些经过了“服从性”和“忠诚度”测试的员工,怎么可能轻易为区区3万元断送了自己的饭碗?至于那些没有通过测试的员工,他们早已丧失了投反对票的权利——那位截图员工,事后已经“光速离职”,当然,也是“自愿离职”。

艺术来源于生活,但生活的复杂性往往会高于艺术。现成的例子就有一个:近日,一张网络截图引发网友热议,截图对话显示,“今年公司效益良好,利润有较大增长。公司决定,允许员工自愿申请每月降低待遇的10%”。而且还特意强调:“这一次,我不会拒绝,申请的都会通过”。据媒体了解,该公司为广州一家网络科技公司,群中发言者正是其创始人徐某。

面对这样一份“烧脑”的截图,很多人都惊呼“看不懂”——“公司效益良好”什么时候成降薪的理由了?更令人惊诧的是,如此自贬身价不仅需要提交申请,而且还要经过公司“通过”,甚至,不被拒绝都被老板当做一种“恩典”。对此,有该公司员工表示,这一系列操作被员工视为“服从性测试”,目的在于“测试忠诚度”“排除异己”,该类测试算是公司内部另类的企业文化,基本每年都有。

而安全性能只是理想汽车的挑战之一。在国内市场,理想与其它造车新势力的最大挑战,还是特斯拉。

但对于理想汽车来说,这绝不是好消息。

不仅在疫情期间销量超过国内造车新势力的综合,特斯拉在技术上也走在造车新势力前列。李想曾经坦诚,新能源车的第一代是自主开发终端,第二代是完成自己的硬件集成和实时操作系统,第三代产品是自研芯片。

在“自愿降薪”事件中,既看不到企业创始人对法定程序的遵守,也看不到其对法定权利的尊重,唯一能看到的只有对劳动者权益的粗暴践踏。尽管如此,按照该公司后续的声明,“老员工和高管100%申请参加自愿降薪活动,内心普遍真实高兴满意”。权益受损还能“普遍真实高兴满意”,如果该公司不是在自吹自擂的话,这样的用工环境和企业氛围更加令人堪忧——当员工将合法权益寄托于老板心情之上的时候,拿什么维护自己正当的利益和诉求?浸淫于这种“奴性文化”的氛围中,企业领导怎能不无限膨胀、予取予夺?

眼下,随着蔚来与特斯拉股价的双双飙涨,新能源汽车赛道正迎来一场东风。特别是特斯拉市值超越丰田,以亏损最大的汽车公司的身份超越了盈利最大的汽车公司,仿佛再现了苹果与诺基亚的往事。

长期以来,理想被视为造车新势力中的第二梯队,主要原因,是过于依赖李想本人的魅力,而在产品销量上弱于其它新势力。王兴曾经对汽车市场下了“3+3+3”的定义,其中新造车三强被定为蔚来、理想、小鹏,认为这三位玩家可以进入下一阶段的淘汰赛。结果是遭到普遍质疑,认为理想窃取了威马汽车的造车新势力三强位置。

2015年在联合刘强东、高瓴资本、易车李斌创建理想汽车时,李想对理想汽车的定位是“奶妈奶爸车”,即空间较大,出行体验舒适,娱乐功能丰富,同时自动化程度高,可供长途旅行使用。但理想ONE实际问世后,仍然存在诸多需要升级的用户体验问题。

理想ONE的宣传语是“没有里程焦虑”,强调长途续航的能力。在于理想ONE是一款增程式电动车,在电驱系统以外,理想ONE还有一台1.2T三缸汽油发动机。该发动机并不直接提供动力,而是作为“充电宝”为电池组发电。而事发当时,该车辆处于燃油优先模式。正因如此,增程器被质疑为是引发理想ONE自燃的主要原因。

理想也是寻求上岸的造车新势力之一。

迪亚斯将和曼城签约至2025年6月,总转会费为5500万欧元,奥塔门迪转会费为1500万欧元。此前曼城为塞维利亚的孔德开出相同的报价,但被塞维利亚拒绝。

从当前美股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玩家的普遍信心回暖看,理想汽车具备冲击百亿市值的能力。

早在2014年9月,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就公布了《广东省企业集体合同条例》,其中最大亮点是对工资集体协商制度设定了明确的门槛——只要半数以上职工提出涨薪等集体协商要求,企业方就必须作出回应。既然该公司“效益良好,利润有较大增长”,员工完全可以据此提出工资集体协商的要求,用实力向无视劳动者合法权益的老板“打脸”。当然,无论该公司员工是否挺身而出,劳动监察部门都有必要主动介入——在“效益良好,利润有较大增长”的背景中要求员工“自愿降薪”,这本身就是一封挑战劳动法规的举报信。

迪亚斯女友ins动态

员工有多弱势,老板就有多霸气。此次事件给人留下的启示,也与诸多“被自愿”事件类似。究其原因,法律虽然鼓励劳资双方平等博弈,但企业始终在职场中处于主导地位。于是,“996”之类明显违反劳动法的用工规定屡见不鲜,各种变相体罚凌辱员工的“创意”层出不穷,这些无一例外都被美化为“企业文化”。企业文化的重要性无需赘言,但这种文化首先就应该体现在平等对话的基础上,任何居高临下对员工的矮化、丑化和奴化,都是对劳动者权益的践踏,以及对文化的亵渎。

尽管今年以来,理想汽车不断从用户体验角度,对理想ONE进行OTA更新。但5月8日,理想ONE的自燃事件,将理想和蔚来、特斯拉等先行者一道拖入口碑崩坏的深渊。但四天后,涉事车辆的车主回应称起火原因不是增程器和油路的问题,也不是大家说的电池和电机问题。态度的前后转变,也令人疑惑。

既然该公司老板信心满满地“悬赏打脸”,希望劳动监察部门能满足这个心愿。更进一步说,任何违反劳动法规、践踏劳动者尊严的做法和企业,都应该被法律狠狠地“打脸”。

在国内,汽车行业的购买热潮,被疫情递延至6月。以特斯拉为首的新能源汽车势力销量呈现复苏。以蔚来汽车为例,月交付量迅速从2月的不足1000辆提升至约3740辆,创造历史新高。

但这并不意味着,理想汽车可以高枕无忧。

GGII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2月我国新能源汽车生产约6.05万辆,同比下降60.9%,动力电池装机量约2.9GWh,同比下降59.7%。这意味着在新冠疫情冲击,以及欧盟国家激进的补贴政策影响下,原本应当在今年年底结束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被延续至2022年。

以今年一季度营收额估算,理想的营收应在蔚来汽车的七成左右,参照蔚来汽车16.62倍市销率的数据,理想汽车的估值应在1.35*16.62=22.43亿美元左右。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