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游戏开发者表示PS5非常出色是最具革命性的家用主机

在最新一期的Kotaku Splitscreen访谈节目中,Kotaku新闻编辑Jason Schreier再次谈到了索尼次世代主机PS5性能的相关话题,他表示浮点运算能力(terflops)并非是唯一衡量主机性能的指标,多名游戏开发者都向他反应PS5在许多方面都非常出色,即使在主机规格表上显现的差异不是如此。

Schreier讲道:“我从开发商那里听到的东西与我在索尼的营销策略中看到的东西完全不同。我收到的开发者们的讯息与私信(DM)都反应PS5在许多方面是非常出色的。但他们(索尼)并没有把这样的消息传递出来,或者根本不去谈。在PS5发布会之后,我至少从三个不同的人那里听说,尽管我们已经看到了PS5的规格信息,但它在许多方面都是较为出色的硬件。”

澳大利亚的疫情和美国的联系还不只是病例输入数量。4月8日,国际知名学术期刊《美国科学院院刊》发表的《Phylogenetic network analysis of SARS-CoV-2 genomes》论文中指出,全球感染的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其实并非同一种,而是变异分化成A、B、C三种类型,并且这三种类型的病毒在全球分布范围不同。在中国和东亚地区被广泛发现的是B型病毒。论文指出,B型病毒是由A型病毒演变而来。而最原始的A型新冠病毒是美国和澳大利亚疫情中的主要感染病毒。

并且《教团1886》的开发商Ready At Dawn的首席技术官Andrea Pessino在一则推文中也表示:“从游戏开始在PS5发售起的一年内,玩家们会非常欣赏该主机——它是历史上最具革命性与启发性的家用主机,并会因为曾花大量时间争论类似terflops等规格而感到愚蠢。”Schreier对此也表示这是他在游戏开发者口中不断听到的信息。

枉顾事实,将科学问题政治化,无端指责中国,显然,这种所谓“讨说法”,不是为了本国民众的利益,而是为政客个人的政治目的罢了,也摆明是在帮助自己的“带头大哥”美国一起“ 甩锅 ”。借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一句话,“可惜这个锅太大,你们甩不出去”。

根据此篇学术论文的结论,从科学的角度说,澳大利亚政府与其费心到武汉寻找“病毒源头”,还不如在本土找,或者去美国找。

199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澳大利亚免疫学专家彼得·多尔蒂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科学家及时公布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是现在疫苗快速展开研发的关键。也因此,他认为围绕中国展开政治操作是极为愚蠢的行为。5月6日,多尔蒂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转发《美国为何推广病毒源自武汉实验室阴谋论》的社论,并表示:“简直是噩梦。一个依靠仇恨来壮大自己的总统撕裂了自己国家人民,而且还扰乱了全球合作的步伐,而对抗疫情正是需要全球团结的时刻。”

追寻病毒起源,本就是全世界相关领域科学家的共同责任,因为归根结底这是一个科学问题。在科学家们对此尚无定论之际,由政府发起所谓的“调查”,这说法本身就很荒谬。不过,梳理种种已发生的事实,竟然使“调查”的方向指向了“调查”论的始作俑者——美国。

除“病毒源头”之外,澳大利亚政府声称要“独立调查”的最重要内容还包括政府处理疫情是否及时、与世界卫生组织的沟通是否得当等多个方面。而美国深陷新冠肺炎疫情,政府应对迟缓难逃其咎已是国际共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新闻调查类节目《四角八方》于5月11日播出了一期长达45分钟的专题片,题为《特朗普与新冠病毒: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该节目浓缩展示了特朗普政府如何对世界卫生组织发出的警告置若罔闻,美国各州如何被迫各自为战、相互争抢有限的医疗资源,美国如何在联邦政府严重缺位的情况下,一步步陷入新冠病毒的危机。而这些,不正是澳大利亚政府要发起调查的最重要的内容吗?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来自澳大利亚卫生部的疫情分析信息显示,澳大利亚全国发现的6900多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输入病例占比很高。输入病例也成为新冠肺炎疫情在社区中传播开的“病毒源”。其中美国就是澳大利亚境内病毒的最主要来源国之一,从美国输入的病例占比高达14%。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早在3月接受采访时就表示,当时澳大部分感染者有美国旅行史或相关接触史。而从中国输入澳大利亚的病例呢?占比还不到1%。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认为,一系列对中国的指责,主要是美国因抗击疫情不力,担心被攻击而进行的“甩锅”。疫情发生至今,已经有82000多名美国患者去世。因此,美国有很强的“ 甩锅 ”理由。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评论称,澳不要在如此敏感的时期,因为错误的原因跟随美国,选边站队。

然而近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外长佩恩却“齐刷刷”把指责的矛头对准了中国,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要发起所谓的国际独立调查,要“调查新冠病毒的源头”。明面上的理由是要给澳大利亚国民一个说法,实际上则是企图追随美国政客的脚步,积极“ 甩锅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