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约谈美团、饿了么等网络订餐平台和送餐公司

据河北保定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消息,为进一步规范全市网络餐饮经营行为,保障疫情防控期间公众健康和饮食安全,6 月 28 日,保定市市场监管局召开网络订餐平台及送餐人员管理集体约谈会,美团、饿了么、百胜、麦当劳等网络餐饮服务平台负责人及顺丰、通达、闪送等被委托送餐公司负责人参加集体约谈。

保定市市场监管局对网络订餐平台及送餐人员管理工作提出要求:网络餐饮服务平台及送餐公司必须高度重视当前网络订餐环节疫情防控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强化措施,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网络餐饮服务平台及送餐公司要按照时间节点及时安排送餐人员进行核酸检测,做好检测信息记录汇总。送餐人员外出提供服务时应全程佩戴口罩,口罩污染或潮湿后应及时更换;保持手部卫生,减少接触公共场所的公共物品。网络餐饮服务平台及送餐公司要认真落实特殊时期疫情防控期间和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的相关要求,切实履行好主体责任,规范操作,保障消费者的身体健康和饮食安全。

走进李翠利的超市,她指着里面几个书柜说:“这就是微光书苑。现在有10多平方米、4000册书,既是阅读室,也是给孩子们上课的地方。”

家人的支持也给了她很大鼓励。母亲编麦秸秆草帽攒下的2000元,给她拿去买书;大姐给父亲买衣服的钱,父亲揣在兜里,直奔书店;二姐每次来走亲戚,手里提的不是水果,而是两摞书……

河南安阳市内黄县马上乡李石村村民李翠利爱读书、爱写诗,她在自家超市建起微光书苑,12年来坚持推广公益阅读,还组建起百余人的基层阅读推广志愿服务团队,累计借阅达30余万人次。

“自己的藏书,亲戚朋友家的书,能找的全都找来了”

2005年,李翠利在村里开了个小超市,很多村民经常来买东西。“在超市支个麻将桌吧,俺们打牌,你挣钱。”面对村民的提议,李翠利却有自己的想法。

2015年,李翠利去北京参加一个论坛,论坛上北京大学教授王子舟的一句话让她印象深刻:“一座图书馆里的学校要比一个学校里的图书馆更重要。”

“为什么起名微光?”“就是一个农村小超市的货架上,摆了几本书,本身就非常非常微小。”李翠利说,“微光虽微,可以不断点燃火种。”

“拿本书回去看吧,不要钱。”无论是否得到回应,李翠利都一遍遍对来买东西的村民重复这句话。

此外,办事人可通过唤醒语音助手,使用语音快速定位服务事项,小程序为视觉障碍用户提供智能辅助。同时,残疾人证办理、残疾人证件挂失补办、成年残疾人康复服务补贴等多项助残服务均已在小程序上开通,让残障人士实现“足不出户”享受便捷政务服务。

在她家,祖父好写字,父亲乐读书,李翠利在忙碌之余也坚持读书、写诗。李翠利自己爱书,也想让更多人读书。“种下满地金黄的庄稼,才是为旷野除草的最好办法。”李翠利想到曾在书中看到的句子,“要驱赶心灵的荒芜,最好的办法就是推广阅读。”

来的孩子越来越多,村里大人也开始问了:“小孩看书有奖品,我们看书有没有?”“有呀!”李翠利说,她准备了小毛巾、牙刷,虽然不是特别贵,但鼓励阅读很有效。李翠利说,小手拉大手,大手拉小手,大人、孩子相互带动,村里阅读氛围越来越浓。

除了家庭必需的开支,余下的钱她都拿来买书,内黄县的旧书摊、大小书店、机关单位,李翠利跑了个遍。任何能想到的法子,李翠利都试了个遍。有人质疑,有人嘲笑,她却始终坚定。

2008年春天,李翠利自掏腰包买来300本旧书,又拿出她自己收藏的200本书,把它们摆在了店里。她在超市货架中间辟出一片阅读空间,用4张A4纸打印出“微光书苑”4个大字,贴在书边的墙上。

看到孩子们来超市,她又开始琢磨,“能不能用发糖的方式来吸引孩子们读书?”一开始,只要有孩子来借书,李翠利就发给他们糖吃。还书的时候,她还会问一些问题,主人公是谁?对什么情节印象深刻?回答出来的孩子可以领到铅笔、橡皮,写了读后感的还能得到笔记本……

“要让微光书苑不仅能读书,还能‘读’电影、‘读’音乐,看更广的世界,学更多的知识。”李翠利受到启发,“微光书苑也要有自己的学校。”如今,小小演讲家、旧物改造、科学小实验、民俗传承等活动,已成为微光书苑的固定项目,这里已经成了村民尤其是孩子们的第二课堂。

同时,为丰富移动端服务场景,北京市运用区块链技术,实现电子证照在移动端的申领管理和扫码亮证服务。办事人在实体大厅综合窗口办理业务时,只需携带手机,凭借“一码办事”功能,即可扫描二维码办理取号,并在综合窗口向工作人员授权,调取北京市电子证照库中已实现应用的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离婚证等65类电子证照。办事人核实证照信息并签字确认后,电子证照直接上传至受理系统,并同步流转至后台审批系统,完成全程电子化办理。

“我只想让这束在田野间聚起的光,照到更多乡亲”

“种下满地金黄的庄稼,才是为旷野除草的最好办法”

“去吧,向前方,让心温暖心,让光点亮光。”李翠利在一首诗中这样写道。

会议还通报了当前网络订餐领域存在的问题,从履行主体责任、加强站点和人员管理、入网资质审查和信息公示、送餐规程、餐具消毒、监督管理等方面提出具体要求。

借阅的人多起来,书渐渐不够用了。“自己的藏书,亲戚朋友家的书,能找的全都找来了”。看着逐渐借空的书架,李翠利又喜又忧,“上哪儿找更多的书呢?”

越来越多“微光”汇聚起来。69岁的村医李桃臣,将自己医疗卫生方面的书籍全部拿出来共享;退休教师李新全多年来坚持给孩子们辅导作业;大学生李幽茹从小学开始,就帮忙组织微光书苑阅读分享活动……

李翠利一家人自费创办微光书苑、在乡间推广阅读的事迹,开始受到外界关注。越来越多的机构、公益组织和爱心人士与她联系,上海一家公益组织一次就捐赠了3吨书。书,总算是慢慢供上了。

随着微光书苑名气增大,不断有其他人想要加入,李翠利开始发展合作伙伴,由微光书苑免费配书,进一步扩大乡村阅读的推广范围。最多的时候,微光书苑的零门槛借阅模式有27个合作伙伴,书苑走进了超市、旅店、诊所、幼儿园,受众达30多万人次。

不要证件、不办手续、不收钱,零门槛借阅,书会不会被一借而光?李翠利曾一度担心。但实际上,书苑刚办起来时,前来借阅的人寥寥无几,有些人甚至根本没注意到货架上还有书。

“一开始真是为了糖,后来也真是为了书,《居里夫人自传》我就看了三遍。”今年参加完高考的19岁女孩李梦洁是微光书苑的第一批读者,“有时候看书入迷了,吃饭都是匆匆忙忙的。”

全国最美志愿者、中国图书馆榜样人物、河南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这些年,李翠利收获了诸多荣誉。“也许乡村图书馆做成什么样,没有标准答案,我只想让这束在田野间聚起的光,照到更多乡亲。”李翠利说。